大眾小說網 > 八零之悍媳當家 > 第194章 智擒竇仁義(二更)

第194章 智擒竇仁義(二更)

  劉愛玲在最關鍵的時刻,選擇不退縮!

  就算是死?

  也要跟女兒死在一起。

  她緩步向著竇仁義走去,眼瞧著到了跟前了……猛的從后腰處拔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水果刀,向著竇仁義刺了過去。

  然而……

  劉愛玲歷來身體就虛弱,雖然用盡全身的力量,可還是被竇仁義一把抓住了手腕,順勢一扭,刀子就脫手了。

  顧思誠剛要站起來施救。

  竇仁義又把匕首比到了劉愛玲的脖子上,“別動!再動我就弄死她!”

  顧思誠頓在那里……

  耳邊清晰的都是竇仁義的嘲笑,“季冬陽,你根本就沒有勝算!如果你不打算要老婆孩子了,我倒是要顧忌一下你,可你的顧忌和拖累太多了,你注定要死在自己的感情里。”

  話一說完,他在自己的腰間拔出了一團早就準備好的繩子,動作迅速的把劉愛玲的手腳也綁上了……順勢又把繩子的尾端,系到了顧憶梅的腳下。

  這架勢……

  好像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誰。

  竇仁義直勾勾的瞧著劉愛玲。

  嘴里嘖嘖有聲,“我還以為是個什么樣的仙女呢,能讓季冬陽拋棄我姐,原來你也是個半老徐娘……什么叫愛情?那都是自己騙自己!這世上壓根就不存在誰為了誰!人都是自私的!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如果,在你和季冬陽之間,只有一個人能活命……只要你開口說一聲:你想活!那我就把這個活下來的機會留給你,讓季冬陽替你去見閻王。”

  劉愛玲睜著大眼睛,嘴唇動了動,模糊不清的吐出了幾個字……

  竇仁義沒聽清,彎下了身子,“你說什么?你大點聲?再說一遍!”

  他說話的時候,眼睛幸災樂禍的一直盯著對面的季冬陽……一是怕對方突然發起進攻,二呢,也是想看一看被妻子背叛之后,季冬陽會是什么表情。

  背叛?

  是的!

  竇仁義就是篤定的以為:劉愛玲一定會為了自己活命而出賣丈夫的。

  然而……

  這次他的判斷好像是錯誤的。

  當他彎下腰,側耳聆聽劉愛玲聲音的時候……只覺得耳邊呼的一聲,風聲不善,緊接著,一陣劇痛,劉愛玲竟然死死地咬住了他的耳朵不松口。

  竇仁義疼的“嗷嗷”叫了兩聲,揮起了匕首,向著劉愛玲的小腹使勁扎了下去。

  劉愛玲掙扎了兩下,也就松口了。

  季冬陽眼疾手快。

  立刻就抓住這個機會,拔出了身后的菜刀……他腿腳不方便,沒有辦法一下子就奔過去營救,可還是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把菜刀向著竇仁義一擲。

  “呼”的一聲……

  菜刀夾著凌厲的風聲,直接奔著竇仁義的面門就去了。

  竇仁義只覺得夜色中寒光一閃,嚇得一縮脖子,菜刀堪堪貼著他的頭皮劃過……“啪”的一聲,釘進了他身后的樹干里,力量之大,以至于菜刀的手柄,還兀自嗡嗡的顫動著。

  竇仁義心里也只發突突。

  面對著季冬陽的威猛,和劉愛玲母女的不屈服……他不敢在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了,必須速戰速決。

  竇仁義單手捂著流血的耳朵,“媽的,季冬陽,都到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敢給我來橫的?好!既然你們全家想死在一起?那我成全你們!”

  彎腰拽著繩子的一頭,把兩個女人一起都拖到了河邊……扭頭望著顧思誠一笑。

  那笑容里,滿是殘忍,殘酷……

  看著叫人發冷,“季冬陽,我已經在你女兒的腿上綁了沙袋,現在,我把他們母女一起扔到河里,呵呵,怎么辦呢?你要是想兩個都救?你們三個人就一起沉入河里!只救一個?你救誰呢?救老婆?就沒有女兒!要女兒?就沒老婆!你自己選吧!”

  語音一落。

  單腳使勁一踹劉愛玲的肩膀……眼看著劉愛玲的身體,一點點順著岸邊的大石下滑,沉入進河里。

  冰涼的河水浸濕了劉愛玲的身子,由于河流湍急,沖著她一路漂流。

  顧憶梅跟母親綁在一起,也順勢被拖下了水。

  一眨眼的功夫。

  兩個人就飄到了河中心。

  顧憶梅雙腿上的沙袋仿佛越來越沉,像是有兩只手似的,在水底下拼命的拽著她下沉。

  她驚慌失措的扭動。

  越是扭動,沉下去的速度越快。

  劉愛玲原本是會游泳的,可受了女兒的影響,她也被迫下沉。

  劉愛玲不甘心就這樣母女同葬在河里,雖然手腳被綁,還是使盡全身的力量,試著浮出水面,盡量想要護住女兒……

  只聽得河邊“噗通”一聲。

  顧思誠像是一只發瘋的猛虎似的,不顧冰涼的河水和身上的傷,一下子就撲到了水中,拼命的向著母女倆游了過來……

  竇仁義望著三個人在水里沉浮,心滿意足的獰笑著,站在岸邊冷眼的瞧著,“好一個全家恩愛啊,你們都去死吧,死在一起!”

  ……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

  忽然好像是天降神兵,竇仁義的身后,竟然橫空飛出了一個人,那人抬起一腳,飛踹在竇仁義的腰上,“你去死吧!”

  竇仁義只覺得一股大力襲來,推著他的身子往前沖……他好像連頭都沒來得及回,甚至都沒看清是誰把自己踹下河的,人已經扎在水里,順水往下飄了。

  還別說!

  竇仁義也不算吹牛,他還真是劍橋畢業的,也學過游泳,雖然出其不意的被冰涼的河水激了一下,可他還是兩只手拼命的劃著。

  驚慌失措的游到了河對面。

  他拖著沉重的腳步剛上岸,忽然,暗影里又沖出來兩個人,手里拎著大木棒,兜頭蓋臉的照他一頓猛捶。

  竇仁義雙手抱頭倒在地上,整個身子蜷成了一個蝦米~棍棒和拳腳相加,每一下都毫不容情,根本就沒有還手的余地。

  不大一會兒的功夫。

  竇仁義就漸漸的失去意識了。

  他用余光勉強的向河里一瞄。

  只見對面的河岸上站著兩個男人:

  季冬陽扶著劉愛玲,另一個男人背著顧憶梅……

  四個人都安全了!

  竇仁義失望的一“哏嘍”,一翻白眼,就此失去了知覺。

  ……

  縣醫院的走廊上……

  行政科的呂梁來了,站在急診室外,望著在面前的洪果兒,“小洪,我是來調查情況的,做個筆錄!你大哥二哥,給縣公安局送來了一個華僑……說是叫竇仁義!并且指控他意圖綁架和謀殺?還傷了好幾個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果兒扭回頭,淡定的指了指身邊的大哥,“呂科長,還是讓我大哥洪雷跟你說吧!”

  洪雷輕咳了一聲,挺了挺肩,“呂科長是吧,是這么回事……”

  這就開始講上了,“我最近一直在縣城里學習駕駛,順便幫我妹妹在飯店里打工,昨天下午呢,我妹妹弄了點新鮮的殺豬菜,我就給送回家去了……順帶著,分了一些給顧家,噢,就是我妹妹的丈夫家!”

  呂梁對洪果兒的情況比較了解,點了點頭,“我知道!你是說顧憶海吧?我認識他!實際上,我也認識顧憶梅,上次辦投毒案的時候,我都見過!”

  “哦!那是必須的呀!我早就聽說過你的大名了,你是縣里的偵查科長……”洪雷也挺會說,先給對方扣了頂高帽,“你辦案如神!你72個小時之內就破了那個孫延平的投毒案,在我們村里那可有名了!”

  “那可不是我的功勞!”呂梁瞇著眼睛笑了,“你是金鳳香的兒子吧?那一件事情,你應該最清楚啊,破案的功勞,應該歸你母親!”

  “我媽在我們村里也有名!”洪雷還真沒謙虛,“她能得瑟的呢!不過,咱們今天不說她……”

  他繼續往下講,“昨晚,我讓顧憶山,哦,就是我妹的小叔子,他一直在我家住!我讓他回家送點兒豬血去,他抱個大盆走了,不大一會兒,哭哭啼啼的就跑回來了,我就拉著他問怎么的了?他就塞給了我一張紙條……”

  洪雷邊說著話,邊在兜里掏出了一張折疊的整整齊齊的白紙,遞到了呂梁的面前,“喏,就是這個!您看一看!”

  呂梁打開來一看:見上面雖然字跡潦草,可明明白白的就是一封綁架的威脅信,還附有一張地圖,證據確鑿,無可抵賴。

  呂梁義憤填膺的皺著眉,“這簡直是豈有此理,太囂張了,在社會主義國家,還敢有這種綁架的行為?還限時必須趕到?否則就死全家?簡直了……在現在這種嚴打的情況下,這種罪行都可以判死刑。”

  他小心翼翼的把這張紙條夾在了辦案袋里。

  這才用望向洪雷,“洪老大吧?請你接著往下說!”

  洪雷使勁咽了口吐沫,又開始栩栩如生的講上了,“呂科長,我非常同意你剛才所說的話,我一看到這張紙條,我當時腦子都嗡嗡的!在社會主義國家里,怎么還有這種情況發生呢?這簡直是舊社會電影里才有的情節!過去的那些馬匪槽幫才……”

  洪果兒瞪了他一眼,“哥,你說正事!”

  “哦!”洪雷把略略高昂的聲音拉低了,“行!呂科長時間挺緊的,我就不發表感想了!就事兒說事兒啊!我一看紙條上畫那個地形,我挺熟啊!說句不好聽的話,咱家四個孩子都是在了林子里長大的,河邊山邊,哪地方不知道啊……我知道這地方地勢高,可以看到上山的人,可后面還有一條小路,可以偷摸的上去。”

  呂梁贊賞的一笑,“這就叫天無絕人之路,幸虧叫你們發現了,要不然,就算是我們警察拿到紙條,恐怕也沒有你,趕過去的那么快!”

  “嗯吶!”洪雷憨實的答應了一聲,“我媽原本想叫村長多弄些人上山的,可我一想,人多了反而容易打草驚蛇,一出響動,那個綁匪還不定能干出什么呢!我就決定了,不是有一句老話嗎?上陣父子兵,打仗親兄弟!那真不是吹,我們哥三在村里,除了我妹夫……就沒有打不過的!對付個綁匪,那肯定是綽綽有余的!”

  除了我妹夫……

  就沒有打不過的?

  這是啥話呀?

  呂梁不動聲色的低下了頭,掩住了眼里的笑意:這個洪雷,真實在!

  洪雷覺得自己是實話實說。

  理直氣壯的接著講,“后來呢,我們哥仨就一起趕到河邊!正看到那個綁匪把劉愛玲娘倆往河里踹,顧思誠就算是瘸子,也蹦下河去救老婆孩子了,我趁那個綁匪一得意的功夫,從后面一腳就把他踹河里了!”

  “……”

  “我倆弟弟在河對岸等著,就算那小子淹不死,只要他上岸,抓住了就是一頓胖揍,最后,你也知道了,我們把人送到了公安局,至于以后該殺,該刮,該判刑,那就要聽你們的了,我們相信政府的決定。”

  “那是!我們一定會依法辦理的!”呂梁表態了,“不管是不是外籍人,只要他敢在我們中國的領土上犯法,我們一定會嚴肅認真處理的!”

  “對!必須的!哎……”洪雷洋洋得意的一挑下巴,“那什么,我們哥三這也算是智擒歹徒,為社會主義的安定團結做出了一份貢獻和力量吧?公安局會給我們立功吧?”

  立功?

  呂梁敷衍的點了點頭,“必須表揚,必須表揚!”

  這才轉向洪果兒,“那,我才來!還不了解急診室里的情況,顧家那三口怎么樣了?有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題外話------

  謝月票~周周520,紫若幽蘭

看過《八零之悍媳當家》的書友還喜歡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直播 安徽快三投注技巧查询 二尾中特绝对准确 内蒙古快3和值振幅走势图 南昌洪城水业集团招聘 体育彩票大乐透规则 股票行情000929 山西十一选五玩法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卡西欧急速赛车表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 七乐彩可以网上买吗 广西快三销售时间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新疆 浙讧福彩12走势图 百度理财平台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