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夜御劫神 > 第六百零九章危險

第六百零九章危險

  根據之前已經過的,在三個組中的每一個都得到調查的結果之后,他們需要在一個地方見面,然后通過這三個結果的推導,找出三寸靈山的位置并將其封印。盡管岳騰的團隊發生了一些事故,但他們還是在約定的時間之前得到了結果。盡管岳騰心里仍有疑慮,他也只能先見面。

  云溪上,一陣急速的開關聲響起,現在離約定的時間只剩下半了,時間緊迫,岳騰自然也不敢怠慢,將黃軒的真氣訣也是摧了起來,像一陣風一樣,在風中修補著,像乘風行船一樣,速度是30%,看到岳騰這樣的神通,就連鐘泰和都有點驚訝,一時間還以為岳騰還借了一些不同的道功法基礎,卻不知道岳騰的黃軒真氣訣,這是包羅萬象的。

  在這樣的倉促加速的勢頭下,總是在黑之前,錯過了提前到達三隊的約會地點,這里是龍跡,一座經過了不知多少年,已經破敗不堪的古廟,這座廟應該屬于神龍力量的祠堂,位于龍跡的中間,也只有選擇在這個地方,不管三寸靈山在哪里,都可以盡快趕到。

  “我終于趕上了!”

  遠遠的在半空中,他看到了一座高大宏偉,但有些破舊的黑色建筑下面,矗立著一座高山,修心里終于松了口氣。

  這條龍的任務軌道真的很重要,沒有人敢耽誤前半程。

  如果七的期限沒有達到,那么即使任務完成了,之后的功績獎勵也不得不打折扣。

  “誰在空中?”

  此時,在破敗的古廟周圍,已經布置了一些簡單的陣粒它們既有防御效果,也有感知效果。認為自己正在布置陣列的人也處于良好的水平。岳騰等人一接近大陣,就看到里面有幾股戒備的氣味。一些人站在大陣中,一個神圣的想法從遠處飛了出來。

  “不朽聯盟已經擊敗鄰三支隊伍。我是岳騰,現任隊長!”

  岳騰沉了下去,低聲地喝著酒,這也是一種神圣的知識的行為,以此來教導對方識別自己。

  為了防止對方起疑,他甚至出了自己目前的身份。

  “喀麥隆喀麥隆...“

  聽完岳騰的話,古廟里一陣輕微的寂靜,然后一大陣軍令緩緩打開了一條通道。

  岳騰等人把云頭丟在殿前,左右看了看,走了進去。

  只見這破敗的龍宮十分寬敞,有一條長長的走廊,顯得陰森而壓抑,在走過走廊之后,他看到一個寬敞的大廳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此時第一隊第一秦亂臣和第二隊第一玄九圣所率領的兩隊已經到了,正在殿中休息,見到岳騰等人,目光都轉過來了。

  “你有點晚了。已經午夜半了!”

  目光掃過眾人,最后落在岳騰的臉上,玄九圣淡淡的道。

  “我們發生了一些事故!”

  岳騰沒有多什么,只是把玉簡拿在手里:“我終于得到了相應的結果!”

  第一組組長秦鑾我點點頭,然后有人走過來,拿著玉簡,立即把玉簡的內容,這似乎是重新計算和驗證什么是常見的。然后秦鸞我面無表情地看著岳騰,淡淡地道:“我們都知道你們三隊出了事。我們正等著你過來給我們解釋呢!”

  “他們已經知道了?”

  在第三組中,宋龍珠等人都是鄭。他們的眼睛都很擔心,看著岳騰。

  岳騰也沒想到。他一加入另外兩個隊就遇到了這個問題。他眉頭微皺,沒有多做解釋。他只是:“沒什么可解釋的。我有一種預感,那時這條路會有危險。我向隊長紂王解釋,但他堅持走自己的路。我意識到他會影響這個任務,所以我就把他的組長對了!”

  “哇……”

  寺廟里的所有人一聽,頓時臉色變得蒼白。

  岳騰的話是輕描淡寫的,但當人們在固定他們的心,他們突然覺得像風和云。

  “在隊里領先?“

  “你在開玩笑嗎?這支隊伍的第一名是由不朽聯盟決定的,可以隨意取用?”

  “你會有危險。那是什么樣的危險?”

  岳騰低聲斥責道。秦和九島的圣熱人都皺起眉頭,沒有隨便話。他們似乎在靜靜地等待著什么。沒過多久,拿到岳騰玉簡的人已經走上前,在秦身邊道:“結果又外推了。沒問題,手和腳都不能碰!”

  第三組的人聽到了這些,他們的臉變了。

  這才知道,秦亂我得到了結果,第一次是找個人再來測試,是擔心有人作弊。

  這是給這些饒,作為什么?

  “只要結果是正確的,那么一切都會好的!“

  秦鸞我點零頭,眼神微微有些冷。我抬頭看著岳騰,一本正經地:“方道兄,這件事辦得很順利。我們兩個隊都在一前得到了結果,正在這里等你。現在你已經在截止日期之前到達并且得到了結果,但是你已經抓住機會制造麻煩。如果你錯過了這個大事件,會有什么后果?”

  聽出了他話中的痛斥,岳騰只是保持著沉默。

  旁邊的宋龍珠等人,更是神色憂慮,可是此時,卻不知什么好。

  但是,當班飛風箏和其他人聽到正確的結果時,他們放下心來,站在一邊觀看比賽。

  當羅聽到這話的時候,他的心里就一陣忙亂。他站在岳騰面前叫道,“秦是在耍我。別胡襖。眾所周知,岳騰兄這樣做是為了避禍。你他為什么抓住機會制造麻煩?”

  “哦?”

  秦亂不由得看了羅一眼,目光緩緩轉動,落在岳騰的臉上。

  看了他一眼后,他慢慢地,“你你在試圖避免危險,但這是什么樣的危險?”

  岳騰沉默了很久,搖搖頭。“我不知道!”

  “哇!”

  這句話一完,大廳里突然一片混亂。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大聲喊道:“也就是,你張開嘴會有危險嗎?”

  “呵呵,什么危險,然后借著這個機會把王家道子推下馬,奪了隊伍的第一名,就是確保當四個秘境開啟的時候,有自己的一個機會?你有一個很好的計劃,但你認為我們都是傻瓜嗎?”

  “這么重要的任務,還敢動這點心思,根本沒有借口……”

  “……“

  “……“

  在這一片喧嘩中,岳騰只是沉默不語。那時,他感到危險。現在解釋起來真的不容易。在這個時候,在所有的門徒面前解釋更困難。面對眾弟子的憤慨,宋龍燭、許和不得不在心里面對岳騰。然而,此時,他們卻無能為力。他們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心中升起了許多憂慮。

  而羅聽到了這么多的指責,卻氣得臉都紅了,叉著腰一個一個地罵了回去,而岳騰卻在她身后,拉著她的手,緩緩地搖了搖頭,示意她此時不要為自己什么。

  羅咬著嘴唇,點零頭,但是他的眼睛紅紅的,他受不了這種委屈。

  “事情已經結束,我不想多什么。當時,我確實找到了一些線索。我知道如果我繼續前進,我會遇到可怕的變數。更別完成任務的可能性了。也許所有的軍隊都會被消滅。這就是為什么我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有一段時間,我也無法向你解釋。你要么相信我,要么不信。方別無選擇,只能先完成任務!”

  等到周圍的聲音一落,岳登才淡然開口,壓低聲音開口。

  “哈哈,你連前面有什么危險都不知道,還敢做出這樣的惡事?”

  在可愛的人群中,陸賈的兒子陸冷冷地張開了嘴。在他眼里,所有人都在嘲笑。

  岳騰聽了,只是搖搖頭,懶得解釋。

  “讓我告訴你什么是危險的!”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嶄新的聲音響了起來,第三隊的所有修理人員,都是一驚,循著這個聲音,便見大廳深處,一個一瘸一拐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帶著一股壓抑的憤怒,居然是紂王曾經逃到了岳騰的手中,他此時看著岳騰,滿眼都是壓抑不住的殺意。

  “你以前方危險為借口突然襲擊了我。在我逃離之后,我不相信你的邪惡,獨自前行,完成了那個區域的精神脈搏測量。除了一個受了重贍遺物,我把它打死了,喝了它的血來愈合傷口,我什么也沒遇到。這就是你告訴我的危險嗎?”

  這時,一個卷軸扔在岳騰面前,喊道:“這是那里的精神脈搏測量。你可以自己看!”

  爸。

  卷軸掉到地上,慢慢打開,里面裝滿了計算數據。

  第三組的成員,都是鄭,睜大了眼睛,看著卷軸上的結果。

  這時候后背有點冷!

  誰也沒想到,在紂王重傷逃脫后,他并沒有立即加入另外兩隊。相反,他跑到他們放棄的區域,獨自完成了對該區域的測量,然后他回來了...

  結果,難道不是完全證實了岳騰所的災難不存在嗎?

  這時候,無數的目光落在岳騰的臉上,有些擔心,有些嘲笑,有些幸災樂禍...

  就連此前相信岳騰團隊的人也震驚地不相信地看著他。

看過《夜御劫神》的書友還喜歡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海南省体彩飞鱼游戏 股票理财 手机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河南省快三走势图 福建11选5乐选 海南七星彩app安卓版 如何有5万怎么理财最实用 网络理财平台可信吗 广东十一选五定胆公式 重庆快乐十分时时彩 极速赛车7码滚雪球 时时彩北京pk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板走势图 云南11远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遗漏数据查询皖 广东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