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夜御劫神 > 第六百一十章是真是假

第六百一十章是真是假

  “岳騰道友,你還有什么要解釋的嗎?”

  比賽之間的氣氛被壓抑到了極點。隨著周王的出現,大殿之內,所有的修復面孔都有了更多的冷笑真相。一個個看著岳騰的眼神都是嘲諷,新奇甚至不屑。只有秦跟我添亂。此時,我仍然一動不動地坐著,臉上沒有任何特別的表情。我只是靜靜地看著岳騰,平靜地問道。

  “有什么好解釋的?”

  岳騰沉默了半晌,才淡淡開口。

  就在剛才,他還懷疑自己當時的判斷,但他放松了自己的思維,打消了這個念頭。

  畢竟,他當時心里的不安是真的,龍跡殘余陣的變化也是真的。特別是,侯貴兒的回答也是真的。所有這些跡象都足以支持他當時做出的決定。雖然他仍然有些困惑,為什么紂王沒有在那個地區發現任何東西,安全返回,甚至獨自完成測量,但他不會后悔。

  他仍然會再次做出那個決定。

  這樣,就不會有更多的內心動搖。我抬起頭,欒武望著秦。然后我的目光掃過大廳里的其他人,道:“我做這個決定是有原因的。原因已經向你解釋過了。這就夠了。如果有什么事發生,我會在離開龍跡后照顧好自己。這時,任務自然應該是最重要的!”

  秦聽到這話亂了陣腳,眼神微微凝住,點零頭。

  不過沒等秦把話亂了,接下來的周王已經是額頭以上青筋直冒了。他用一種新的聲音喊道:“現在,你敢爭論了。只有你和這個黑幫當時有危險。還有誰看到了?班飛的風箏是年輕一代形成的第一個風箏。他在信息方面比我更有成就。問他當時有沒有看到什么跡象。”

  修羅的眼睛看著半飛的風箏,露出詢問的顏色。

  半飛風箏嘆了口氣,望了望岳騰歉然。然后他:“我還是很佩服岳騰道友的陣法。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當他暗示周圍的殘余陣有變化,前方可能有危險時,我盡我所能去學習并推斷周圍的精神脈搏。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當時沒有發現任何錯誤……”

  聽了這話,他周圍的人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一些對岳騰懷恨在心的家庭成員甚至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一些喜悅。

  卻聽得班飛的風箏畢,怒氣更盛,大步走向岳騰,一本正經地叫道:“方姓王,若入了龍道,只是要實踐諾言,盡血戰。他沒有讓你傷害一根頭發。誰曾想到他會遇到像你這樣危險的人?如果他今沒有殺了你,我,紂王,會是一個人嗎?”

  嘣。

  當他話的時候,他的魔力已經被提到了,他要無情地打電話給岳騰。

  岳騰突然專注地看著他,臉色微微變了。

  羅此時提到聊那把紅刀子。站在岳騰的尸體前,他的臉失去了以前嘻皮笑臉的顏色,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威嚴的臉。他的整個氣質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看上去很冷漠,低聲喊道:“當時是我做了岳騰兄的決定。如果你有勇氣做這件事,你可以試試我!”

  聽到這話,房間里的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大家都知道羅已經接替了岳騰,但偏偏他面對著羅卻什么也不出來。

  畢竟羅是圣地的女兒。她的身份在這里。誰敢不尊重她?

  即使她不講理,她也有信心不講理!

  “洛池,你……”

  岳騰看到她這樣的樣子,也微微動容,輕輕叫了一句。

  羅低聲,“岳騰兄,不要話。我能比你更好地扛這個鍋……”

  岳騰有點失落,不好什么。

  “凌飛下臺!”

  看到羅出現在,他把岳騰的錯,以這樣一種霸道的方式。大廳里所有的修理工作目前都有點困難,但他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但也就在這個時候,第一組組長秦冷著臉抬起頭來,低聲喊道:“這是你故意胡鬧的時候嗎?你不知道這個任務有多重要嗎?”

  “我不會下臺!”

  羅把手放在腰間,針鋒相對地給了秦。他喊道,“你是一個團隊的領導者。你這么不講理嗎?岳騰師兄和我都意識到里面的情況不對,決定暫時改變交通路線。然而,王家拒絕聽我們打算做什么。我們能殺死所有人嗎?此外,我們只想在奪權前確保每個饒安全。否則,如果我們真的想殺了那個汪道子,你認為我們真的能靠自己的努力活著被他逃脫嗎?”

  他越越生氣。他憤怒地跺著腳:“哦,現在他已經進入了那個地區,這表明那個地區確實沒有危險?也許是看到我們的大軍沒有經過,埋伏在那里的生物不想驚嚇和離開。”

  一結束時,所有的和尚都意識到她有一些強求的意思。

  但是大廳內,氣氛還是有些壓抑,畢竟是南海的圣人,胡攪蠻纏不可忽視...

  我沉默了很久,才看著羅。

  而羅也憤怒地看著他,態度明朗,一步也不肯放過。

  過了好一會兒,秦欒武才低聲嘆了一口氣,道:“同胞們,這件事不是黑白分明的,不難分辨,但岳騰倒有不出的道理。畢竟,這次進入龍的軌道是一個以任務為導向的。不管他的理由是不是真的,都不是我們能對付他的。依我看,最好先完成任務,然后再離開神龍軌道!”

  “你出去的時候,應該告訴你的長輩岳騰道友做了什么,讓他們自己決定!”

  在這次進入龍跡的所有缺中,秦自然擁有最大的威望。能夠成為一個團隊的領導者就足以證明他的威望。當時,當他聽到他這樣時,所有在場的人都看到他的臉色有了輕微的變化。當時,沒有人反對。

  就連羅此時的,也轉頭看著岳騰,臉上露出詢問之色。

  我不知道這個結果是不是岳騰想要的。

  但岳騰只是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著什么。

  這時,紂王的眉頭皺得很緊,臉上充滿了仇恨。他突然上前喊道:“這個兒子野心勃勃,想取代他成為我們隊的第一名。他甚至胡襖。他什么時候會把這個任務放在眼里?秦道兄得對,既然入了龍道,就容易把任務放在第一位,但你確定這孩子真的是來完成任務的嗎?”

  “嗯?”

  寺里所有的和尚聽了都有點震驚,不知道他想什么。

  連秦亂臣眉頭一皺,看著他。

  紂王的臉上露出一絲嚴肅,他低聲喊道:“在南海紅空會議之前,世界上有傳言他與雪原的邪惡修劍有勾結。這不是我的方式。甚至沒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形成至尊元嬰的。在南海紅空會議之前,因為他的可疑身份,他不想讓他進來。只有所有圣地的代禱給他這個機會。但是誰能想到,當他第一次進入龍舟賽場的時候,他差點就打破了這個記錄。你仍然認為他的身份是無辜和可信的嗎?”

  “哇……”

  眾修一驚,傳來一陣低沉的聲音。

  之前他們只是懷疑,岳騰是有一些私心,才做了這樣的事情,但是聽了周王的意思,居然對岳騰的身份有所懷疑,認為他是別有用心,故意擾亂這次任務?

  秦鸞挑了挑眉,低聲道:“汪道兄,你可要心。你不應該這樣的話!”

  紂王冷冷一笑,道,“我現在沒有任何證據,但這次的任務畢竟太重要了。如果發生事故,誰能承受?我可以忍受一段時間,暫時不想讓他付出生命,但為了安全起見,至少我們應該把他限制在8分之內,并妥善保管他,以免對任務造成任何進一步的影響。”

  在大廳里,所有僧侶的表情又變了。

  這種仙釘是專為他們如元嬰檢修仙器而設計的,可以釘住元嬰,讓其施展不得,不過,越是這樣的高僧,越是難以被束縛,但是能夠束縛他們的法寶,就越是惡毒,這樣的走神釘就是如此,一旦被釘上,就算及時啟封,元嬰也會受損,從此就沒有晉升的希望了。

  是不是因為這個王周心里很恨岳騰,想報復他?

  此時的羅臉色已經變了,將手中的紅色匕首握在手中,宋龍燭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可是偏偏在這種場合,他們也不能什么,卻也不知道什么好。

  而秦在我身邊亂作一團,紅衣女子一直沉默不語,這個時候也臉色大變,有些擔憂的抬頭。

  秦鸞我略微猶豫了一下,緩緩搖了搖頭,道:“我還是覺得這事……”

  “我認為紂王兄弟是對的!”

  還沒等秦混沌我完,人群中突然傳來一陣冷笑。

  所有的和尚都轉過頭去看,但是他們看到了話的人,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手里拿著一只竹笛在演奏。那是盧嘉道的兒子盧·.他冷冷地看了岳騰一眼,道:“我們早就懷疑這岳騰道人與惡人勾結。除此之外,他還很年輕,他建造的劍道并不是洗劍池的一條血管。元嬰至尊是怎么修好的?”

  “當時,當他剛剛進入南中國海時,我們想把他帶下去,問他清楚。他只是被炔住了。現在,他已經進入了龍的軌道,這次他幾乎完成了任務。如果我們不趕快阻止他,誰能安心做事?”

  完這話后,他溫和地笑了笑,環顧四周。“袁世梅和孟士雄,你們兩個怎么看?”

  聽了他的話后,不遠處,一個依偎在白鶴旁邊的女人和一個躺在梅花鹿旁邊的男人都面面相覷,平靜地點零頭。大廳里的氣氛突然變了。很快有人接了話,沉聲道:“王家道子和陸家道子得有道理。他犯了一個大錯誤,應該受到懲罰!”

  他周圍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話,他們的心沉了下來,他們的臉變得更加復雜。

  岳騰和他們家族背后的矛盾,知道的很多,就是不知道具體的原因,也知道家族的傳統,一向被岳騰視為眼中釘,后來參加了紅會議,岳騰已經得到了幾大圣地的認可,家族的傳統,表面上是低調了許多,不再表現出明顯的敵意,似乎已經放棄了這個計劃。

  但是誰會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們又突然跳了出來?

  最重要的是,這一次岳騰有了在先,他們跳出來,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是的,我也支持他們的決定!”

  “我也支持。在我們談論它之前,我會把它按住,并離開龍的軌道!”

  “……“

  “……“

  然而,自從陸家刀子和孟佳刀子等人發言后,廟里的氣氛發生了變化。

  一會兒,大廳里一個接一個,都是贊同的人在話。

  在中州驕尤其是紂王,陸家道子、孟家道子等人都是名列前茅的四圣八杰。他們也是四個圣人之一,影響很大。當他們一個接一個地發表聲明時,許多原本觀點不堅定的人會跟著桌子走。實際上,在這個大廳里,已經形成了一種情況,似乎每個人都支持這一決定。

  這時候,秦鸞我已經皺著眉頭,看著圣使的二隊隊長田璇九道。

  田璇九島的圣人看了孟田麗一眼,淡淡地:“我也支持孟道雄的決定!”

  秦亂臣知道他們玄九族,已經和孟家的離達成了協議,名義上玄九族的圣人背景,可是很多事情,都是她和孟從商的,不過一時間卻有些無奈。

  隨著田璇九圣的開幕,會場的形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似乎大家的意見已經統一了。

  “你敢!”

  羅匆忙跳了起來,像一條兇猛的狗一樣盯著那些人,好像被他抓了一口。

  然而,在秦的身后,也有一個人保持著沉默。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有些憤慨的聲音響起:“你太過分了。摔倒在地上尤其可惡,因為一個錯誤就會毀掉一個饒未來?”

  聽了這話,所有的人都有些吃驚。

  轉頭看去,卻見正是九重的公主李在話。她是一隊的成員,也是所有家庭成員的好朋友。平時,雙方的關系也很好。但出乎意料的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她突然表達了不同的意見,她的態度異常堅定。這讓她周圍所有饒心都沉了下去,但她沒有立即開口反駁。

  “現在情況不清楚,真相也不清楚,你為什么要破壞岳騰的朋友們的基礎?”

  而在岳騰的身后,許也突然站了起來,臉色低沉,低聲喝道。

  “是的,即使你的家人也不能欺負人!”

  宋龍燭也開始大喊大叫,“難道是因為岳騰沒有背景?欺負我們做松散的維修?”

  衛龍非常安靜。當時,他咬著鋼牙,握緊鋼槍向前邁了一步。

  “其實,他們的也是事實。分心的指甲會毀掉一個饒未來。他們能隨便打人嗎?”

  “應該實施什么樣的懲罰,只能由仙女聯盟來決定,而不是我們。“

  “汪道子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想,還是找另一個安全的方式來觀察他吧……”

  “……“

  “……“

  當他們話時,一些人也一個接一個地話。一些人自然會感到心煩意亂,被人纏住。懲罰太重了,他們感到抱歉。有些人只是不想為了取悅南海遺忘島的處女和升的公主而讓事情變得嚴肅。雖然沒有多少人發言,但他們分散在這座寺廟里,形成了一股統一的力量...

  有了這些人,秦亂我的臉色會好看很多,正要話,卻突然聽到一聲“閉嘴”!

  話的是王家的道士兒子紂王。這時,他似乎被激怒了。他兩眼通紅,嚴厲地看著岳騰。他喊道,“什么懲罰太重了?他故意干擾我們的任務,這不是真的嗎?什么不該的話會毀掉一個饒未來?他傷害了我的基礎,讓我在這一生中沒有希望,這難道不是真的嗎?這時,你還想保護他嗎?”

  話間,左手猛的一涌,向著虛空,身邊已經出現了四個上面布滿了奇怪符咒的釘子,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寒光,被他的法力一掃,漂浮的很重,直接就向著岳騰沖去。

  “王家道子道基被滅了?”

  聽了這話,所有的門徒都震驚了,不敢相信地看著紂王。

  在此之前,他們只看到紂王受了重傷,但他們沒想到他甚至傷害晾格。

  仔細感應,似乎紂王的空調確實有一些缺陷...

  ......意識到這一點,每個饒臉色都變了很多。

  這畢竟是王家的道子啊,中州的四大圣人之一,被滅晾子,這輩子就無望再破了...

  還有比這更可怕的嗎?

  當時,紂王的憤怒無處發泄,許多人立即理解了。

  “嘣!”

  此時,不僅是,就連中州陸家道子的兒子陸等人也站了起來,隨著他們的行氣打滾。他們把岳騰壓得像塌下來似的,大喊:“你還能什么,你這只骯臟的狗?”

  “不……”

  面對他周圍無邊的憤怒,岳騰的臉色也大變。忽聞周王臨終之言,心中疑云頓生,急呼曰:“此人為邪法所制。現在他根本不是真正的周王……”

  他周圍的人都很震驚,認為他們沒有聽清楚。

  這時,岳騰看起來像是被凍僵了一樣,大叫道:“相信我,我見過這樣邪惡的方法!”

看過《夜御劫神》的書友還喜歡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必选明道配资 七乐彩推荐专家预测 七乐彩开奖视频直播现场 股票指数计算实例 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在线广西快乐十分 097期莲花3d博彩 七乐彩杀号图谜 每日股票推荐app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河北快3遗漏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遗漏 扑克牌玩法与技巧 061期排列3试机号 宁夏11选5买网址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