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我真的是畫師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鳴武之魂

第四百四十四章 鳴武之魂

  額頭,眉頭,盡皆恢復皮膚本色。堅持一炷香,眼睛?成功解封而出,但?并未睜開,氣息全無。

  九道皇子?青筋暴起,背后之龜甲?若隱若現,催動血脈之力達到極致。但?石雕消融停止。

  噗,十八人吐出一口純凈的魂血,付出百年壽元的代價,融入至玄武虛影之中。玄武虛影,凝練出一抹血色經脈。

  威能?瞬息間?達到合體的程度,鎮壓當場,消融繼續......

  鼻子......

  嘴巴......

  待整顆頭顱完全解除石化狀態,九道皇子、公主的氣息?降低將近九成,血脈之力?盡皆消耗一空。

  人群之中,踏出一道相貌普通的男子,硬抗著合體期的玄武威能,緩步上前。

  每踏一步,氣息即強悍一分......最終?竟達到分神巔峰。

  最后一步,此道人影?融入鳴武上空的玄武虛影之中,與其化為一體,反饋十八道皇子、公主,消融鳴武石雕。

  玄武皇子、公主等人?皆感知到來自血脈的顫栗。

  十八人體內?具備玄武萬分之一,乃至更低的血脈?而融入玄武虛影的此道人影?最起碼?具備玄武百分之一的血脈。

  此道修士?難不成?從玄武帝國而來?

  石雕的消融,蔓延至腹部......又一次停止,玄武虛影之內的修士,氣息萎靡,掉落于地上,臉色慘白,血色全無。

  玄武虛影?消散一空,皇子、公主,統統昏迷。

  失敗......

  封印禁制,自我修復,僅百息功夫,鳴武?重新化為石雕,功虧一簣。

  重傷的修士,渡入玄武皇子、公主體內一道玄武之氣,為其療傷。

  此?名為:玄劍,為玄武帝國之內血脈最精純的一道皇子......但?配合之間?依舊未曾助鳴武解脫。

  此道方案?失敗......

  千年前?渡劫期的玄武國主即嘗試過此道方案,但最終?被封印反噬,修養五百年?方才恢復。

  此次?無非是另外一次嘗試......

  廣場之中,學子、妖獸,再度嘗試,不欲放棄。

  第五道考核,木塵出現于蒼穹之中,與大日并肩,俯瞰地面,美景?盡收眼底。除卻木塵之外,不遠處?還站立著一道老者。

  “學子木塵?拜見鳴武前輩。”

  木塵躬身,態度十分恭敬。

  “嗯?你怎么看出我是鳴武的?我之容貌,氣勢?明明改變的十分徹底。”

  “鳴武前輩?秘境之內的空間之靈?我曾見過。除卻空間之靈之外,可自由支配秘境內物品的?除卻鳴武前輩本人外?再無他人。”

  “嗯,不錯,心細。”

  鳴武揮手,木塵面前出現一道光滑的鏡面,可看到學子、妖獸?破解鳴武石雕封印的畫面。

  時間越長?木塵眉心的不解越是濃郁。鳴武前輩?為何自我封印?

  “木塵?你可知本源邪魔決的來歷?”

  鳴武關閉鏡面,好似星河深邃般的漆黑雙眸與木塵對視,欲將木塵看穿般。許久?鳴武心中?有一道答案。

  “學子不知,還請鳴武前輩解惑。”

  “滄海大陸之巔峰修士?一度認為?本源邪魔決?為我所創,但?情況不然。本源邪魔決?為天地所創,我?僅為傳承者。

  饒是如此?天地亦不吝嗇的降下無上機緣,助我成就十三層筑基臺、十三紋金丹,十三劫元嬰,十三丈分神,天道合體,讓我?一舉成為最強的天才。

  合體期?即斬殺渡劫期的邪魔,打破?合體、渡劫之間的天地壁障。無數大能?修士?視我為滄海大陸的第一天才,認為我?未來可期。

  千年前?我渡渡劫期滅劫時?僅三道雷劫?即奄奄一息,不得不以封印之法將肉體封印,陷入沉睡之中。靈魂?每隔百年?可蘇醒九日。

  現如今?我即以靈魂之力?與你溝通,時限還剩?最后三日。”

  木塵恍然大悟,知曉事情的前因后果。

  “此道封印之法與本源邪魔法相同,為天地意志所傳,故而?無數大能聯手推演,皆無法發現端倪,成功破解。

  但天地?曾留下一道生機,十三劫元嬰成?即可救我脫困。木塵?如若我未料錯?你之實力?應為十三劫元嬰。”

  木塵臉色如常,淡然的點頭,算作承認。

  “鳴武前輩?我該如何救您?”

  “不急,救我之前?你還需完成第五道考核。”

  “還請前輩明示。”

  “擊敗我,擊敗同為十三劫元嬰初期的我,證明你的實力。”

  聞聽此言,木塵眼珠一轉,好似餓狼閃光般詢問道:“第五道考核的獎勵?是否為道寶?”

  “木車,如若你能勝過我?可進我寶庫,隨意挑選一件適合你的道寶。”

  “一言為定。”

  木塵戰意勃發,好似注入雞血般。

  鳴武靈魂逐漸凝實,化為實體,僅保留十三劫元嬰初期的實力。無任何的靈寶加成。

  “木塵?眼界無法封印,為保證此次戰斗的絕對公平,我放棄靈寶加成。”

  “可以。”

  揮手間,場景為之轉變,二人?出現于一道擂臺之上。

  木塵第一時間撐起防御,調動分神之力,激活五階法術的威能,襲向鳴武。

  鳴武亦調動體內的分神之力,凝聚出法術,進攻木塵。威能相互抵消,最終消弭于無形。

  此為二者的第一波試探。

  放棄法術,木塵以滄海之劍,以劍心凝聚出恐怖天劍,鎖定、劈砍向鳴武。

  鳴武以指為劍,散發出恐怖的劍靈氣息,擊破木塵之天劍,余威不減,劍芒四溢,轟擊于木塵胸前,將防御?完全穿透。

  噗,木塵吐出一口鮮血。

  劍靈之境,沒想到?鳴武竟釋放出劍靈。

  鳴武之肉體之力?達到恐怖的分神之境,指尖?完全不弱于靈寶之威。

  木塵催動天劍第七式,強攻鳴武,但收效不大,再度被擊破,又一道璀璨的光華?降臨至木塵胸前。木塵?吐出數口鮮血,落入絕對的下風之中。

  木塵大駭,同為十三劫元嬰初期?為何?鳴武之實力?竟能強到如此的地步。。

  鳴武略微失望,十三劫元嬰?不應僅為這么點實力。

  木塵感知一番鳴武之氣息,皺著眉頭詢問道:“鳴武前輩?十三道劫紋?您解開幾道?”

看過《我真的是畫師》的書友還喜歡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山东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中国黄金股票行情 股票融资好吗 贵州快三网上投注 浙江舟山体彩飞鱼开奖 北京快乐8输了怎么办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多少 如何看股票涨跌走向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 湖北快3跨度振幅走势图 上海快3走势图开奖 时时彩软件混合组选 双色球复式玩法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先选金多多联系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