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快穿我呸 > 第747章 夜探

第747章 夜探

  面對陳母的詢問,陸瑤瑤老老實實開口了:“沒有,陳叔說我是多管閑事。”注意到陳母臉上壓抑的好奇,陸瑤瑤瞇了瞇眼,又道,“要是能知道工具箱到底在哪里,就能縮小兇嫌的范圍啦。”

  “為什么這么說?”陳母果然追問了。

  “娘,你想啊,要是訓禮哥的工具箱不在家里,那就說明他還沒到家就被殺了,嫌疑人可能是我們村的,也可能是訓禮哥回家路上碰到的;要是工具箱在家里,那為什么大晚上了訓禮哥還要出門呢?是不是他認識的人約他呢?那這個人是不是最有可能是我們村子里的人呢?”

  “對啊。”陳母恍然大悟道。

  陸瑤瑤說到這里就沒繼續了,反倒拿出了作業開始認真地學習,陳母做飯的時候時不時的發愣,陸瑤瑤只希望那是因為陳母對此事產生了好奇。

  第二天陳母就給陸瑤瑤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她笑道:“終于讓我給問出來了,警察確實把訓禮的工具箱帶走了。”

  “娘,是誰和你說的?”陸瑤瑤忙不迭問道。

  “當然是訓禮的娘啊,她親口和我說的。”

  陸瑤瑤點點頭,雖然過程曲折了一點,但是她現在這具身體的限制確實很多,能得到這些消息就很不錯了。

  陳訓禮被人辭退,心里肯定是窩了一口氣,大晚上回家之后為什么不睡覺反倒要跑出去呢?陸瑤瑤眼前不由浮現了這樣的畫面。

  傍晚,陳訓禮領到了工資,走了幾里路回家,心里依然記恨著那家辭退自己的人,可能嘴上還罵罵咧咧的。當他好不容易回了陳家村,已經是晚上了,他心里只想回家睡覺,可是心里依舊悶悶的。這時兇手瞅準了時間,讓陳訓禮去自己家里喝酒,陳訓禮將工具箱送回家之后喜滋滋地過去喝酒,不曾想請自己喝酒的人已經無數次設想過該怎么懲罰自己。

  陳訓禮是個喜歡占便宜的人嗎?是的。那陳訓禮會是一個毫無戒心、深夜和不熟悉的人喝酒的人嗎?不一定。所以陳訓禮肯定是被一個他還算熟悉的人請去的,那個人肯定是一個男人,并且身強體壯,而村子里,符合這一點的人其實并不是很多。

  警方掌握的證據和線索可比陸瑤瑤多得多,陸瑤瑤這邊還在推測的時候,警方已經做了排除法,劃出了懷疑對象。

  陳文史被警方帶去問話的時候,明明人沒戴上手銬,但是村民們好似確信了陳文史就是兇手一般指指點點的。陸瑤瑤也湊在路邊,她看見陳文史低著頭跟在警察身后,腳步很沉穩。

  或許是村民的聲音太過刺耳,陳文史抬起了頭,看了路邊的村民一眼,卻對上了陸瑤瑤的目光。

  在陳文史的眼中,就是白著一張臉的陳世安緊緊盯著自己,對方個子小小的,卻一臉認真。恍惚間,陳文史只覺得記憶中流著鼻涕的小屁孩好像已經念了高中,原來時間已經過去這么久了。

  陳文史對陸瑤瑤一笑,陸瑤瑤一怔,也回以微笑。

  在原主記憶中,陳世安一直都很喜歡陳文史的,在陳世安之前,村子里去鎮上讀書的人也只有陳文史,可惜陳文史母親早逝,父親也在打獵的時候遭遇意外,后來不得不放棄學業外出打工。之后陳世安就很少見到這個小時候就特別依賴的哥哥了,來往也就越來越少。

  既然陳文史是警方懷疑的對象,陸瑤瑤不得不多注意一下這個人。

  陳文史26歲,十七歲進城里打工,只每年清明、春節回來村子,聽說有一段時間混得挺好的,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在家里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大前年沒出正月就離開了村子,直到去年春節前夕才回來。

  陳文史雖然和陳訓禮差不多同齡,但是兩人之間向來沒有什么交情,不知道為什么警方會把陳文史帶走。不過陳文史人走了,他的屋子里就沒人了,陸瑤瑤打算趁陳文史回家之前去他家里看看。

  晚上,陸瑤瑤在蟬鳴聲中出了院門,小心往陳文史家而去。陸瑤瑤不能開燈,只好借著月色在陳文史家中摸索。陳文史家在前幾年修繕過,還圍了院子,只是院子沒有打理,長了不少雜草。

  陳文史的家十分簡潔,陸瑤瑤甚至看到了手工打制的書架,上面擺滿了書,雖然主人很愛惜,但是有些書還是卷起了角、泛了黃。書的種類很多,有教科書、名著、小說和雜志。

  看出來就算陳文史沒有繼續學習,還是保留著以前的愛好,十分喜愛看書。陸瑤瑤仔細摸過陳文史家里的角角落落,甚至檢查過院子有沒有新挖的洞,卻一無所獲。她最后干脆一本本地翻書,但是到最后也沒有發現類似于日記一樣的存在。

  陸瑤瑤偷偷摸摸出陳文史家門的時候,碰到了村里人養的狗,在狗吠中心不甘情不愿地回了家……她原本還打算去陳訓禮房間看看的。

  第二天下午的時候陳文史就回來了,蹲在村口的陸瑤瑤注意到他精神有些不濟,但是走路姿勢正常,身上也沒看到傷痕,估計也就只是被約去問了話,根本沒有被審問。換句話說,至少目前陳文史的嫌疑并不大。

  因為那一笑,陸瑤瑤主動和陳文史打了招呼:“文史哥。”

  陳文史一路來碰到了不少村里的人,但是主動和他打招呼的一個也沒有,于是回道:“怎么在這里蹲著?”

  “沒事做,太無聊了。”陸瑤瑤站起來,跟著對方一起往村里走。

  “我家里有書,想看嗎?”陳文史想了一會兒道。

  “好嘞。”小時候的陳世安最喜歡陳文史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陳文史安靜、隨和,會給孩子們講喜歡聽的故事。在幼時的原主的眼里,好像什么都懂的陳文史是這世上最聰明厲害的人。

  “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陳文史笑了笑,摸了摸陸瑤瑤的腦袋,陸瑤瑤沒有躲開。

  :。:

看過《快穿我呸》的書友還喜歡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12007体育彩票排列5 杭州股票配资微信 青海快3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网 吉林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2017年内蒙古快三 江苏11选五任三遗漏 中烟国际股票行情 北京福彩快乐8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任六 23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高频彩上海时时乐下载 000100股票行情